與蘇軾對話作文

時間:2021-06-26 17:15:20

一片寬廣的河岸。

那夜,我漫無目的地在河岸上走著。微微濕潤的晚風搖動著岸邊的蘆葦??諝庵酗h散著一股青草的香氣。

就在我伸手撥開眼前這片蘆葦的瞬間,我發現了他。

他在河岸上慢慢地走著。他的臉龐已有些蒼老,灰白雜亂的頭發使他看起來有些頹唐。他的眼神中藏著一股難言的滄桑,卻又有著一種年輕人所特有的朝氣。他的樣子令我感到有些熟悉,但我卻想不起他的名字。

就在我觀察他的時候,他也注意到了我。他移開了正注視著河面的視線,轉身向我走來。

我終于能夠近距離的看著他。待到我終于看清他的臉時,我幾乎驚呼出聲:蘇軾!我的心不住的顫抖起來。

他有些疑惑的打量著我。“這里向來罕有人跡,你來這里做什么。”他開口問道。

“我只是附近村莊一個樵夫,外出打柴時迷了方向,方才走到此處。”我答道。

他點了點頭。“也好,我來此散步,正愁無人同游,你就陪我聊聊吧。”我點頭應允。

“我本為朝中重臣,因與新黨意見不合,被流放黃州。不久之后,變法失敗,新黨倒臺,我又回到朝中,卻又因贊同新法中的某些觀點被流放惠州。后又因詩文之故被流放此地。盡管有著瓊州別駕這一官職,卻不過是一虛職罷了。不得食官糧,不得簽公文,不得居官宅。”說到這里,他大笑起來。

“他們以為這樣就能拿我怎樣?不過是無米可炊,無屋可住,無權可握罷了??峙履切┨幮姆e慮置我于死地的人要失望了,我還活得好好的。百姓與我親如兄弟,好友與我情同手足。只要他們還在一天,我蘇東坡,就絕不會倒下。”他的眼中,自豪里夾著一絲溫柔。

“我此生最大的功績,都在黃州、惠州、儋州三州。而這三州,又恰恰都是我的流放之地,這還真是諷刺?;蛟S只有遠離了官場,我才能真正的一心為民。被流放的這幾年,也是我人生中最高興的幾年。”話罷,他笑著看著我。

我開口問道:“您這一生難道就沒有讓您悲哀的事嗎?”話一出口,我立即噤了聲,可是說出去的話已經無法收回。

他的臉色變了,他的眼中透出一股難以言語的悲傷與凄涼。“哲宗昏庸無能,聽信讒言。幾個奸臣權傾朝野,整個朝廷幾乎已是他們的天下。恩師歐陽修和我的幾名好友都因我而遭受迫害,而我卻無能為力。如果當初我能懂得忍讓,他們也不至于家破人亡。”他的聲音悲愴。此刻的他,早已泣不成聲。

“愛妻王弗早年因病不治身亡,年僅二十七歲。臨終之前,怕我后半生無所依靠,將其妹王閏之托付給我。后又得一妾王朝云??蓱z了她們,這些年隨我四處奔波,處處照料我的生活。我此生有此三女,再別無所求。然如今,她們皆離我而去,獨留我一人在這世間。”他抬頭,淚水早已濕透衣襟。此刻的他,已不再是那個絕世天才蘇軾,而僅僅是一個歷經三次喪妻之痛的普通的六旬老人。

他開口,用略帶沙啞的聲音吟道:“十年生死兩茫茫。不思量,自難忘。千里孤墳,無處話凄涼??v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夜來幽夢忽還鄉。小軒窗,正梳妝。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”那聲音,凄柔哀婉,宛若一只受傷的蝴蝶。

良久,他站起身,淚水早已流干。“我該走了,很久沒有和人說過這么多了,感覺一下子放開了許多東西。你也回家去吧。今天,謝謝了。”

我們互相告別。他那天弱不禁風卻又挺拔偉岸的身影逐漸消隱于茫茫夜色之中。晚風依舊吹動著岸邊的蘆葦,青草的香氣沁人心脾。唯有我的心,證明著他曾經來過。

這個夏夜,我在這里,遇見了蘇軾。

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,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,未作人工編輯處理,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,歡迎發送郵件至:jubang@zwdquan.cn 進行舉報,并提供相關證據,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

相關作文

不卡国产a在线高清观看,久久这里只有精品最新地址,ppt背景图片大全,丁香六月电影网